阿五

已爬墙
看文号不定时诈尸
有缘别圈再见~

[小甜饼]红莲大法师与冰霜史莱姆[热冷]

啊啊啊啊啊好甜!!!

任谠:

*这篇可有病了,信我。
*巨巨又被驴了真是可喜可贺!咦我为什么要说又?


  火墙哔剥,炙烧热度实打实灼人面颊。Mick瞥见一只半透明的晶蓝色的冰霜史莱姆缓慢地、坚定地、无畏地——蠕动向前,后头拖出一条细长的冰线。这个脆弱的小东西甚至穿过了火焰制成的壁垒,多亏了同队豁免。真是可怜,Mick都想虚情假意地去擦擦自己并不存在的眼泪了。
[冰霜史莱姆]对[洞穴蜥蜴]发动攻击。
[洞穴蜥蜴]hp-1。
[洞穴蜥蜴]对[冰霜史莱姆]发动攻击。
[冰霜史莱姆]hp-985。
  冰霜史莱姆消失在了攻击带来的光影中,柔弱不堪的小冰块儿,天啊——Mick禁不住要吹起口哨,然后他充满恶意地回过头来打量另一个“柔弱不堪的小冰块”,看他柔软棕发的末梢被高温烤得略略上翘,看火光映在那张神色淡漠的脸上让他故作高深的表情显得那么滑稽——Mick的心情好了不止半点,所以他转身用一个简单的咒语将那两只怪兽一同送走在烈焰中。这毫不费力,尤其是当你作为帝国最强大的红莲法师之一时。做完这一切他一脚踢飞了经过自己身边的第二只冰霜史莱姆,笑着看向它的操纵者,那个刚刚慢了半拍的见习召唤师。“省点儿用你的法力吧,冰霜史莱姆,嗯?这可是高消耗。”
  召唤师轻蹙起眉头,就好像没听出他话里毫不掩盖的嘲笑一样认真回答:“我只会召唤冰霜史莱姆。”
  “好极了。”Mick打了个哈欠,从容地理好自己长袍下摆,厚重的鹿皮靴踏过闪着火星的余烬,刚才那只史莱姆又慢腾腾地爬了回来,和它的主人一样,固执,冰冷,并且是个弱鸡。召唤师也举着那根比他还高出一截的胡桃木法杖跟上他的步伐。早在三个小时前Mick还能控制自己保持严肃,可现在他几乎要绷不住了,这召唤师无论笨手笨地做些什么都能引来他想捧腹大笑的冲动,好在他仍然做得到克制,并尽量面不改色。天啊老兄,你看到了吗,他的史莱姆脸上的表情和他好像啊哈哈哈哈……行了,Mick Rory,正经点儿。Mick的背影还是笔挺稳健的,如果不去看他微微耸动的肩膀恐怕也无法感受此刻他内心的丰富。
  也许他不该怀疑这个人的可信度,恐怕就真的像看起来那样,一个弱小的召唤师意外获得了有关巨龙宝藏的情报,而求助于宪兵大队显然会让他吃大苦头,因此他才找到了自己。就算被拿走九成,剩下的也会比吃人不吐骨头的官兵留给他的要来得多。Mick着实怀疑过这个召唤师的真实实力,因此他设计了好几次“没照顾到”的场合想让对方暴露。而结果令他分外满意:不论情势危险到何地步,召唤师都只能弄出来几只冰霜史莱姆——不过等到他迟迟出手,再来上一句毫无诚意的“真抱歉,我疏忽了”时,召唤师从来没有一点慌张、感激、无奈,或他指望着能看到的一切情绪波动。“没事。”他只会那么说,Mick宁愿他是不快但却没法发作。那总要好过揣测自己是不是被对方轻视了。
  他同样不担心这个古怪的召唤师在他们行进的过程中捣鬼,他的实力足够对付一切突发情况,从前有几个不知死活的暗夜族刺客摸到他的窗口,还未等抽出匕首就已被烈火焚为灰末。至于机关和陷阱,再或者,错误的地图?世界定理:这些永远不会出现于龙穴中。巨龙栖居的地方恰如这个种族暴虐却直率的脾性,不像蛇王盘踞着的岩洞迷宫那般错综复杂,让诸多探险者未等摸到它的鳞片就被分布其中的毒兽攻击致死。从入口到终点,龙穴没有任何分岔,直接把所有勇士引到洞穴主人的所在。而途中他观察过石壁上的硫磺痕迹,岁月的痕迹是无法伪造的,他甚至可以想象这条巨龙上一次发怒是怎样灾难性的景象。
  道路并非一路通达,有时他们需要攀爬过地质变迁形成的断层。多半时间Mick负责了先一步轻松地攀附上去并伸手把召唤师也一并拉上来,看着脚下时对方冷冰冰的神情会变得认真,这能给他带来些许娱乐效果。等到被扶着落稳了后,那份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讨人喜欢的严肃便退潮一样在召唤师脸上褪去了,他重新用外壳把自己同外界割离开来,可全然不知自己的兜帽已经在刚才的动作中滑到了身后。Mick忍着笑像照顾孩子一样给他重新戴好,不忘像捉弄一般用延伸出来的细长末梢打了个蝴蝶结。他开始觉得这次的旅程还算有趣也是打从那开始,因为一直到现在,召唤师颈前都还系着那蝴蝶结。
  想想看,保护一个小召唤师寻找巨龙的宝藏——这可是在法师塔永远碰不上的经历。繁冗的任务清单绝不会分出护卫某个侯爵的时间,把精锐的法师资源划去遥隔千里的一个龙巢。就连最简单的事都显得新鲜:王城里待久了,很难遇到史莱姆这种低级魔物。总的来说这次旅行对他来说是个新奇体验,至于那个不知姓名的召唤师?也算是不错的调剂。


  “过不去?”
  法杖的底端轻轻叩地,召唤师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冰系。伤害判定会很大。”Mick懒洋洋地瞥了他,随后冲面前翻滚着气泡的熔岩池扬下巴,“走过去吧,我这儿最不缺药。”
  召唤师探头看了看,拒绝的神情变得更加坚定了。“高级药给我用是浪费。”如果你没有强大到足以给你提供无限量资源的法师会做后台,确实挺浪费的。Mick在心里不屑地哼了一声,语气却还平淡:“不要紧,过吧。我还需要你指路。”
  召唤师仍旧看着他,誓死不从,安静而执着。最后他忍不住先开了口,“到底怎么了?你不用怕伤害。”
  “可我怕疼。”对方一字一顿地说。
  Mick沉默了会儿功夫,其间从队友的前额一直看到他靴尖,最后转身打量着鲜红的岩浆叹了口气。
  “皮甲?”
  “…皮甲。”召唤师愣了一下才回答。
  Mick歪着脖子活动活动筋骨,嘟哝道:“希望你平时吃得不多…”接着他紧紧袖口的铜扣,朝召唤师的方向走几步来到他面前,甚至懒得征求意见或解释,弯下腰来手臂从他肋下伸过去,同时另一只手隔着厚重的长袍扣住他腿弯,一施力便把他抱了起来。召唤师略睁大了眼,嘴唇动了动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得寸进尺似的勾住了他的脖颈。虽然皮甲专精依旧不能抵消多少重量,事实是Mick几秒钟前就觉得自己的腰闪着了。他强忍着不适迈开步子,估计是为了那点儿面子怎么都不肯放下。踏入岩浆中后他确认自己判断无误,果然是至多没过靴子的深度。
  低语一般念出繁复咒语,偏蓝色的火焰在他一周约两个身位格的范围内静默地燃烧起来。它们无声地蔓延着与不断被推开再重新涌来的岩浆抗争,而他仅仅需要这点暂时的平衡而已。Mick倒是觉不出一丝炎热,晋级为红莲法师的考验里他用自己的火焰蒸发这些岩浆都不算困难。而侧头看看召唤师,对方的脸上已因高温出现了明显的红色,却还维持一本正经的表情望着下方。结果是Mick绷了会儿脸就抖着身子闷声笑起来,差点把怀里的人弄得摔下去。
  岩浆池范围不小,使得他费劲地走了段很长的距离。时有穴居于此的熔岩鼠在头顶与两侧石壁弹跳作怪,未待接近就被他身周萦绕的火流裹挟其中化为焦炭。走上岩石后把召唤师放下来,Mick才算是舒了口气。“感觉还好?”“失礼了。”召唤师似乎具有自动消化一切恶意的天赋,依旧可以眨着眼睛认真向他道谢。而Mick只是皮笑肉不笑地勾起嘴角,从他身边绕过示意他继续跟上。他从不需回头看一眼,只要听着那根长杖有节奏敲击地面的声音,就能把他俩之间的距离判断个大概。
  清空了周边所有魔物后,他们选在一处难得空旷的场地暂作休整。整理背包的间隙Mick用余光瞥向召唤师,看见他正背对着自己观察壁画,似乎颇有兴趣。等到结束了手头的活儿绕过去,他才发现对方神情恍惚好像快要睡着了。
  Mick本想叫他起来,转念又觉得他们都不赶时间,于是便任由他了,也跟着盘腿坐在他身边。倒是召唤师被动静弄清醒了些,放了会儿空转头慢吞吞地问他:“药够吗?”他愣了一下,然后抬手干脆地揉乱了发问者的头毛,“这不是你该操心的问题。”
  召唤师躲着戴回兜帽,缩缩脖子把自己埋在白色的布料中,只露一双蓝眼睛映着摇动的火光。“我在北地经常被兽人这样捉弄,你也接触过他们?这似乎是那个种族表达友好的举动。”
  谁知道呢,我只是想搞清你的头发是不是像看起来那么软而已。Mick心说。回头看看他试探地询问:“你是北地人?”“…算是吧。”召唤师犹疑片刻后回答。他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的兴致,现如今的北地是帝国新崛起的商都之一,老早就同当年寒风凛冽凶险的不毛之地划清了界限。
  两人独处且娱乐项目匮乏的时候,聊天话题总是不难找的。召唤师并不如他想象的那般寡言少语。他们谈了北地的风土人情,对方对那里过分深入的了解让他都有些惊讶。等到话题跑到王城来,他的话就明显少了很多。最后干脆变成偶尔发出鼻音应一声表明自己还听着。Mick无奈,干脆给他讲起了自己的故事,当初怎么离开法师塔成为人数极少的编外大法师…接着就听到轻微的鼾声响起,召唤师摇摇晃晃快要倒了。
  他瞧着那人像是要倒自己肩膀上来,想了想还是决定克服一下,直着身子一动不动等着召唤师靠上。然后对方歪歪身子,却是朝相反方向倒去,磕在一小块凸起的岩石上撞得一激灵,抱着头直喊疼。
  而很多年没有像刚才那么好心的大法师一点都不想理他。


  召唤师看着手中的羊皮纸地图,“快到了。”那上面并非直白图示而是一种复杂的古语,Mick自然是看不懂,却也没有表示好奇:有什么问题吗?他只是个大法师,又不是语言学家。
  “这次出去后你打算去哪儿?需要我陪你到地下王城销赃吗?”话一出口他又觉得用错了词,“…换点儿现金?你知道的,没有比把这些财宝放在身上更危险的事儿了。”听他的语气就好像已经扛上了装满珠宝的皮袋一般。召唤师则平淡地回应:“我不太想进出地下市场,请代理转手比较好。”“你知道他们的转手会克扣多少好东西?”Mick嗤之以鼻,而召唤师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他,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可称之为“极富感情”的微笑。“当然。如果你有足够的能耐为咱们搞来这些宝藏,分些油水给他们只能算作施舍。”
  他愣了一下,看着对方挑了单边眉毛随后蹙额,脸上表情慢慢扭曲成一个危险的笑容。“我以为咱们同行了这么久,你会很清楚我的能力呢。”说这话的同时,他已然扬手解决掉了一只藏在角落猛然扑上伺机偷袭的巨蜥。
  一些灰末被烈火吹起划过召唤师面侧,他不知什么时候收起了笑容,平平淡淡地看着Mick,让他瞬间没了一大半火气。
  “然后呢?等到换了钱,你有什么打算?”似乎是觉得有些尴尬,Mick擦拭着一直放在袖兜中的短杖,它由龙腿骨雕成,触碰时似乎还流淌着巨兽血液奔流轰鸣的潮汐。“没考虑过。但暂时不会回北地了。”召唤师思索片刻如是回答。
  Mick用细料布磨蹭法杖的力度陡然加重了些许,他控制了自己莫名雀跃的心情,装作随意地开了口:“那你想和…” 他瞳孔骤然一收,视线尽头是前方猛地落下隔断道路的石板,它成为一扇无法逾越的门封锁了他们。
  与此同时,两侧石壁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碰撞声响,约两米高的石人从墙上被剥离开来,每块获得自由的岩石即刻拥有生命。他从未想到这种高级魔物会如此大规模地出现在龙穴中。短短十几秒,狭窄的空间里,十余只石中人把道路围堵得水泄不通。
  “躲到我身后。”Mick擎起泛着暗光的法杖低声命令身旁的召唤师,低沉的尾音极其鲜有地带了一丝不坚定的颤抖。
  Mick上一次面临接近死亡的局面,还是在五年前。那是北地(真不错,又是这鬼地方)最绵长的山脉,他独身与雪地野狼的群落相对。结果自然是那些猛兽漂亮的皮毛在火中焦黑,他却也落得遍体鳞伤的下场。意识到死亡——意识到自己即将由于不可控的外力而受到致命打击,没有比这更残忍的事儿了。
  如你所见石中人并不是精灵系的魔兽,事实上它们的躯体完全由真正的石块构成,而操纵它们的则是其中一种硬壳爬虫。在它的控制下,石中人得以拥有迅猛的攻击速度跟力度。击败它们的唯一方法是弄碎全部坚硬外壳杀死虫子。西部的雕塑原石产业发展不错,这里的岩石拥有足够的硬度跟密度,没人会觉得这是个容易活儿,特别是当它们还会抬起来攻击你的时候。
  大口喘息地扶着墙,刚才过度消耗法力带来的眩晕让他眼前发黑,身周遍地碎石泥土。他没法过多认识自己刚才做了件几乎不可能成功的事,只是紧紧攥着手中的短杖急促地念着烂熟于心的基本咒语,却只能在小火苗熄灭后听到“喀嗒”的声响,法力值见底了。他一早发现这次药物消耗在预计之外却不曾警觉,实在是低级错误。
  魔物被悉被歼灭后石板重新缓缓升起,他顾不得再休息,回身扯着走上前来的召唤师朝反方向疾步走去。“抱歉我没料到这些,现在立刻原路返回——他妈的,快点,我们可能会死在这里。”空气中硫磺味道愈发浓烈,前方空洞看似闃静,但大陆上的每个勇士都明白这条基本法则,恶战过后接踵而至的永远是最强劲的敌人。他判断龙已经惊醒,而凭现在空了的法力,至多承受不过这种巨兽三次攻击。
  更何况——
  他侧头瞥了眼身旁的人,咬咬牙攥着对方手腕的力度加大些许。该死的他可不能让人生止步于此,尤其是现在,他遇到了这片大陆上最有吸引力的召唤师。此前承认这点丢人至极,而现在逼上绝路也就没得顾虑。
  “你不用跑。”勉强跟上他的脚步,召唤师却还是幅气定神闲。他匆忙拐过一个转角,“别犯傻,十几只石人够称得上是能多角度攻击的巨龙了——你总不能要求我一个人连着屠两回龙。法师塔没人能做到。”“我没有,但…”召唤师即刻噤声,Mick神色一凝步伐更快,却在地面剧烈晃动下失了平衡。他停下来狠狠骂了一声,抬头能见石砾零碎着下坠。山洞濒临倒塌一般震动着,耳畔龙啸轰鸣,嘈杂的混乱像罗网似的笼罩了他们。沉眠久年的巨龙声音起先暗哑淤塞,低声嘶吼几次后便震撼锋利如同利剑。头部坚硬鳞片撞碎石壁,墙上烛台被撞翻使得视线陡然一暗,光线逼仄中只有巨兽充满杀气的金瞳分外明亮。
  Mick懊恼地叹了一声,一个转身把召唤师推到右侧,龙息带来的火焰擦过他披风,暗红布料上即刻多了条焦黑的边缘。“你还有办法了吗?”“有。”一点不见慌张的回答反而在他意料之外,召唤师接着说:“不过你得掩护我到那块石头后面。”他探头张望盘算了一下,确认了是得挨一下才能成功到达的距离。不过此时也没别的路可走,“快点。”他嘟囔着把对方推过去,自己也立刻跟上。身型暴露后烈火袭来,他扯起披风生生挡下,那价值连城的附魔装备耐久度即刻见了底。造物主总是不公正的,这个物种哪怕是一次呼吸都有置他们于死地的力量。召唤师一闪身就躲到了石头背后,他也几步跑去。而此时巨龙已经完全出现在他们面前,这是强制进入战斗的信号。他等着召唤师的办法,却只见他法杖尖端微光一闪,接着在简单到可怜的召唤阵里出现了一只冰霜史莱姆。
  “……你的办法?”Mick黑着脸问。但再弱小的召唤兽也能进行攻击,接下来的一分钟寂静而漫长,史莱姆终于慢吞吞地爬到巨龙面前。
[冰霜史莱姆]对[巨龙]发动攻击。
[巨龙]hp-1。
[巨龙]对[冰霜史莱姆]发动攻击。
[冰霜史莱姆]hp-5879。
  Mick呻吟了一声捂住眼睛,“早知道我该老老实实在法师塔批公文的,虽然恶心了点儿,但至少吃着皇粮有安全保障。”那召唤师却没心没肺地笑了。“趁还有时间,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吧?”这么说着,他又放出去一只冰霜史莱姆。火势还在蔓延,空气中弥漫着让人难受的气味。龙息当然不能算作攻击,可指不定这片藏身处就会在将来的某一秒被熔化。
  他撑着眼眶闷闷地说:“我当时之所以答应——其实比起什么财宝,我对你更有兴趣。”
  史莱姆还在爬着,他看了看转回来继续道:“…黄金海。我见过最美的景致可能就在那儿了。我本来想从这里出去后带你一起去。你知道那儿的魔兽都很强,你总需要我保护对吧。”
  召唤师盯着他的史莱姆,“还有呢?”
  “还有…寂静之森,我想去给你弄一本技能书,你召唤冰狼的样子应该不错。”
  “不用了。”他笑了起来,史莱姆到达指定距离后就停在了原地。
[冰霜史莱姆]对[巨龙]发动攻击。
[巨龙]hp-1。
[巨龙]对[冰霜史莱姆]发动攻击。暴击!
[冰霜史莱姆]hp-9430。
  Mick已经不忍心去看那边的战场了,巨龙咆哮一声连带火球袭来,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他们躲藏着的岩石上。蔓延来的火舌被触碰到会获得较大的伤害,他看召唤师几乎可以称为白板的装备直叹气,忽然伸手拥抱住了对方,顺便挡下那些额外的攻击。召唤师的头发蹭得他颈侧有些发痒,他闭着眼抱得更紧。
  “如果真的还有命…我想和你去天空的都城。那儿的露水树有庇佑情侣…”话出了口Mick才反应过来,“行了你就当我没说吧。”他觉得自己现在说的这些真是傻透了,可怎么都控制不住继续的欲望。“我还想带你去很多地方,我——”
  当他低下头看清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边爬过去后,他冲对方怒吼:“妈的,你能不能别再往出放你的史莱姆了!”
  而召唤师对他露出一个微妙而轻快的笑容。
[冰霜史莱姆]对[巨龙]发动攻击。
[巨龙]hp-1。
[巨龙]死亡。
  太可怜了…Mick闭紧了双眼,随后他觉得似乎有什么环节出了问题。他猛地睁眼一把推开召唤师,起身惊讶地看过去,巨龙真真切切地呈数据状分解在了火光中。
  “等等?”
  召唤师也跟着站起来,“嘿,咱们成功了。过去搬宝藏吧。”
  他沉默良久,一直到刚才那只冰霜史莱姆重新爬回来,转身表情是狂躁的扭曲,连面颊上的肌肉都抽动了好几下。
  “妈的这都什么跟什么?!”


  “这里的巨龙每隔五十年刷新一次,只有三滴血。”召唤师面对着他说,身后闪光的珠宝格外耀眼。“但接近它之前,需要面对的镇守此处的石中人力量太过强大。这也是我需要一个像你一样出色的法师的原因。”
  Mick的脸半天才找回点儿血色,他组织了会儿语言,忽然想起了什么更为重要的事。神经质地四下张望一气,他转头阴沉着面色问:“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召唤师轻松地笑了,迈开步子朝他的方向走来,最后停在他面前,摘下皮手套冲他伸出了手,清楚可见的骨节分明漂亮。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Leonard Snart,北地的情报商人。最近在学习召唤术。”
  Mick瞪着眼睛足足愣了十秒有余,然后语速极快地骂了一句不知哪里的脏话。他几乎就要克制不住地一拳砸这混账的脸上了。结果又听见对方继续说:“你刚才说想去法师塔?还是算了吧,你的性子实在不适合那里。我手里有关那群吃官饷的负面消息说少不少。法师协会会长在王城的情人名单,需要的话算你便宜点儿?”
  Leonard Snart可能是瞧他只顾用眼神攻击自己也不理人,于是接着顾自喋喋不休:“你之前或许确定了要五五分成?不过现在我也救了你一次,算咱们扯平吧。至于消息是我提供的,所以我六你四怎么样?”
  Mick这会儿才勉强捡回自己的语言功能,嘴张开又合上重复几次,然后泄愤一般照着一顶滚落到自己脚边的皇冠踹去。金饰撞击在石壁上声音清脆。他回身没好气地问: “你说你姓什么?”
  “Snart。”
  “好,Snart,去你妈的。老子一分钱都不要了,你自己把这些扛回家吧。”Mick这么扔下一句话,扭头就走。
  对方却一点不慌,踱步慢悠悠地跟了上来,“让我想想…你是不是还和我说了露水树?”
  他脚下一绊,扶着墙回头看到Snart一脸若有所思,像是真的认真考虑了这事儿。“这倒也无不可,但你不觉得太草率了吗?我们可以对彼此多进行一些了解,然后再去天空之都也不迟……”
  他顿时觉得把自己会的所有脏话都甩给这个奸商都不为过,也不解气。
   “过来吧。没有你的帮助我也不可能到达这里。”Snart大摇大摆地踩上财宝堆,弯腰从中翻找出一条红底周边嵌有白色兽毛的古董披风。“赔你一条?”
  Mick凶恶地瞪着他,随后被扔过来的披风砸了脸。如果不是清楚地知道自己法力值为零,他估计会觉得自己身上冒火了。最后他没骂人也没动手,只是跟了过去没好气地说:“起来,我自己挑。”


  扛着财宝某种程度上限制了行动,这让回去的路显得更为漫长了。“听我的,先把这些在地下市场转手,然后…”Snart也不管他有没有在听,一个人在后头说得开心,“黄金海是吧?还是寂静之森?”
  Mick被前所未有的羞耻击中到说不出话,只能用实际行动表达出自己的嫌弃——他加快了步伐把那个召唤师…不,情报商连人带史莱姆一起甩到了身后。而Leonard Snart被他逗得直笑,仍维持着不紧不慢的速度。他知道Mick总会停下步伐——不一定回头,在原地站着等待。等待他和他慢吞吞的史莱姆一起赶上来。然后他们会一起回王城,接下来是黄金海、天空之都,或者别的随便什么地方。
[fin]

评论

热度(41)

  1. 阿五任谠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好甜!!!
  2. Dloreid任谠 转载了此文字
    hhhhhhhhhh聚聚又被驴了!公主抱那里好萌!
©阿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