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五

已爬墙
看文号不定时诈尸
有缘别圈再见~

#刺客信条AU#
在巴黎的咖啡馆里你都有可能找到他。别看他整日醉醺醺的,他知道的东西可不少!如果你想打听些什么,尽管去问他吧,带着酒去,带着耐心去,只要他还没醉到说不出话来,他总是乐意跟你聊聊的,而你也能从他那颠三倒四的话语中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如果你有兴致,可以跟他赌上一局,说不定还能听到一些秘辛事。
问起他是谁,他是格朗泰尔,大R,不折不扣的酒鬼。
说来可能不信,这个酒鬼他也是一名刺客哩。他也受过训练,打起架来一点也不手软,人也杀过不少。他对“万物皆虚万事皆允”的信条有独特见解,对解放人民追求自由的目标不屑一顾。这大概也是他虽然还是兄弟会的一员,却更像一个情报贩子的缘故吧!一瓶美酒换一条消息——这是一桩划算的买卖!
安灼拉算是个新人。这个新人很耀眼,总是把自由与国家放在第一的位置。有传言说安灼拉将会成为下一任的大导师,这话不假,他是那么的符合。安灼拉第一次到缪尚的时候,酒鬼恰好在一场宿醉中清醒过来——看啊事情就是这么巧合——酒鬼注视着安灼拉走过,近乎痴迷,近乎狂热。谁也无法知道大写的R的内心有着怎样的波澜,只知道第二天他拎着酒瓶摇摇晃晃走进缪尚的后厅,举起他的右手露出袖剑,说道,“我也是兄弟会的一员!”然后他就在那待着了。
大写的R的袖剑早就生锈了,里头的弹簧也坏了,刀片弹不出来,变得毫无用处。
兄弟会的人大都认识R。他们会互相打招呼,聊聊天,他们并不在意大R的到来,他们都知道这对于R来说不过是换了个喝酒的地方。只是在这里R能看着安灼拉了。
大写的R把狂热写在眼里,他的双眼被酒精浸染失焦;他把狂热说在口中,却只化作无意义的咕哝。








END?TBC?






只是突然想写的这么一小段…欢迎留言跟我一起讨论讨论什么的ヽ(・ω・ゞ)

评论(4)

热度(7)

©阿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