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五

已爬墙
看文号不定时诈尸
有缘别圈再见~

【Whitechapel/白教堂血案】钓鱼执法(DI/Kent)-01


好像入坑晚了…现在还有在坑里的小伙伴吗

~~+~~
Summary:白教堂区又发生了连环杀人案,这次Kent是诱饵。
Warning:全员ooc,不专业的描写,死掉的犯人,胡扯的剧情。
我试图写出一个有趣的小甜饼,但我不是一个有趣的人。所以这估计会是一个枯燥的干巴巴的逻辑混乱的故事。
感谢您的阅读。以及您的不嫌弃。

~~+~~

“John Fox,这起案件中的第三个受害者。距离凶手上一次犯案已经过去五个月了。行凶手法一致,受害人窒息而死,死前曾受到性侵。不同的是Fox的尸体在他的公寓里被发现,而另外两名受害者则被弃尸街上。”

DI Chandler敲敲那块白板,上面整齐地码着受害人的资料。“从照片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三名受害者具有相似的相貌特征。黑发,棕眼,年龄在25到28岁之间,体型较瘦。可见凶手是有意识地寻找这一类型的人下手。”Chandler顿了一下,环视了周围的人一圈,Kent在人认真地做着笔记,“Kent,说说你的发现。”

“Yes,sir。”Kent拿起放在一边的记录本翻开,“我去问过死者的母亲,她说John一直都很内向,不爱跟人来往,所以一直都没多少朋友,很少甚至没有在夜晚九点以后出去过。在校时成绩不错,毕业之后跟大学的同学Sofia Quinn出去合租,没有固定职业,经济来源是给杂志投稿和偶尔翻译一些外国的文学作品。他的母亲一直都不满他这一点,她希望他能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而且,John没有向他的家人出柜。”

“至于他的室友Sofia,她是John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与John相反,Sofia经常在外面玩,认识的人很多。据她所言,她选择跟John合租的一大原因是他是个同性恋,而且他从来不会管她带人回来过夜。在John被杀当晚,她把John带去了一家叫‘地下猫头鹰’的pub里玩,因为那晚是John二十七岁的生日。她承诺会照看他但事实上是她玩嗨了,根本没有留意到John是什么时候离开的。Sofia把John的死归咎于自己,她认为是她把John带去了pub他才会死的。”Kent耸耸肩,“很有道理。”

“啊哈,所以这又是一个被杀的同性恋。”Mansell说着,意有所指地看着Kent一眼。Kent回瞪了Mansell一眼。

Chandler站在白板前,看着三个受害人的资料,若有所思,“三个受害者,相似的外形特征,性格也相近,内向,而且都是同性恋,被杀前极少或没有去过酒吧。凶手挑选的目标特征很明确。这也是为什么时间过了这么久他才犯下第三件案子的原因。”

“要求越高,越难找到合适的人啊。”Miles说。

“三个受害人死前去的酒吧相隔不远,凶手应该是在那一带居住。有可能曾经是那些酒吧的常客。Riley,你跟Mansell去之前的酒吧问一下,有没有哪个常客五个月以前就没再来过,Miles,我们待会去一趟‘地下猫头鹰’问一下。”

“那我呢,sir?”Kent停下做笔记的手,抬头看着Chandler,问道。

探长点点白板上写着的几个名字:“John还有几个朋友,你去问一下他们。”

Kent的眼睛立刻黯淡了下去,他低下头,“Yes,sir。”

“头儿,其实不用这么麻烦。”Mansell突然说,“黑发,棕眼,瘦,同性恋。咱们组里就有一个——”他看向Kent,“小Kent也才二十八呢。”

“不,不行。”Chandler马上否决,“不行,太危险了。”

“但是,sir…”我可以的。

“不行。”他重复道,“不行。”

Kent求助地看向Mile。

“头儿,我们单独谈谈。”Miles走向探长的办公室。Chandler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两人进了办公室,关上门。

门外,Mansell和Riley面面相觑。“Mansell,”Kent突然说道,“我还没公开出柜,你不能这样。”他看着Mansell,似乎有点生气。“你不能就这么说出去。”

“少来这套,Kent。”Mansell看上去一点也不在乎,“整个组都知道这事。哦,除了你亲爱的DI Chandler。说不定他知道了你是个基的,会对你展开激烈热切的追求,到时候成了可别忘了谢我——”他大笑起来,Riley也跟着笑,Kent瞪着他,只不过没多少震慑力。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办公室的门开了。Chandler从里面走出来,神色凝重,似乎做了个很艰难的决定。“我们今晚去‘地下猫头鹰’。”他说,“Riley,Mansell你们和Kent一起进去,然后找个机会留下Kent一个人。我和Miles会迟点进去。不一定会成功,如果嫌疑人上钩了,不要贸然行动。”Chandler说完就回到了办公室里,Kent低头整理好自己的东西抱着回到办公桌前。经过Miles身边时他说了声“Thanks”。

“要说服他可不容易,固执得很呐。”Miles大声说着。

Mansell走近Miles,他看着已经埋首于文书工作中的Kent,“说起来,咱们头儿是不是对Kent有些…过度保护?”

“Kray's兄弟那事以后他就这样。”Miles轻哼。“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开窍。”

TBC

~~+~~

天呐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十分的ooc…一大段话还没进入正题…天呐。
案件很扯淡,我试图写出符合他们智商的案件但我失败了,只好把他们的智商拉到跟我一个水平线。
不要打我好吗,谢谢各位的手下留情。

评论(3)

热度(4)

©阿五 | Powered by LOFTER